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小女儿

黄鱼的博客
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滑翔机

2010-5-6 14:42:08 阅读305 评论3 62010/05 May6

       我来到父亲干活的地方玩耍。不论是小时候,还是现如今我长大成人,也有了自己的一份生活,但只要回到老家,只要听母亲说起父亲正在哪里干活呢——我总是想去看看玩玩,这似乎早已成习惯了。在父亲埋头干活的时候,站在一边,看着他摆弄手里的活件,对我来说非同寻常,它既是学习,又是游玩,更是另外一件我一下子说不出明堂来的事。他干这干那,提示我这个世界的种种新奇和趣味,像是深入了某个东西的内部,把它的里面一一指给我看。我看父亲干活,就像钻进了魔术师的那块黑布里去看,呈现给别人的无论多少炫目,不可名状,黑布里面总是那么井然有序,丝丝入扣。因此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同时,我也为之而迷醉。父亲那么耐心,那么亲切地抚摸着身边的家什,乐此不倦,从不轻易撒手,渐渐地,我也成他那个样子了——不把手中的东西乱扔,而是好好地安放,每一件东西都有它的一个

作者  | 2010-5-6 14:42:08 | 阅读(305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无题

2010-5-5 11:35:54 阅读188 评论0 52010/05 May5

        他们恣意拨弄着我死去的身躯,像是存心要把我弄醒——想起从前的梦,想起遥远的阴天,想起慌不择路的亡命生涯,想起早已破碎的往日生活,想起别人怀中的昔日爱人——我若无其事地躺着,紧闭双眼,他们的手指让我觉得一些些瘙痒。休想让我再次上当了,经历了一次次的游戏,这一次,我真的要死了,我要假戏真做了。即使他们掏遍我所有的口袋,像翻弄火焰上的烤肉一样,将我翻弄,我也不会再睁眼了。我要告诉他们,这次我也当真了,就像他们一次次地退出游戏——想什么时候退出就退出,想怎样退出就退出,然后举着手里原来属于我的东西说:“现在它不是你的了,这不是游戏,这是真的。”

作者  | 2010-5-5 11:35:54 | 阅读(18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也算创作谈

2010-3-8 9:07:06 阅读268 评论2 82010/03 Mar8

 

我是个业余写作者。我想写作的念头由来已久,但真正尝试着写点小说还只是近几年的事。我还没有写出什么像样的东西。我不知道是否还会孜孜不倦地写下去,能否写出能让自己满意的小说,我心里更没底。近来我还时时怀疑,声称自己喜欢写作,是否只是叶公好龙。不管怎样,写作在我的生活里却是个不二的事实,是我坚持什么或者放弃什么的首选理由,使得我在不少人眼里是个头有反骨怀有异心的人。

写作让我很紧张。在动手之前,我经常为头一句话伤透脑筋,有了头一句话,才敢坐下来写。我固执地认为,双手粘乎乎的就坐下来写,是绝对不可以的,因此,得先洗干净手,让手指间有股香皂的气味。我有一间地下室,准备着专门用来写作。在我的设想中,地下

作者  | 2010-3-8 9:07:06 | 阅读(268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四日三夜:第二夜

2009-12-4 10:19:55 阅读194 评论0 42009/12 Dec4

 

20

刚刚又转过一个河谷,刘大声欢呼起来,看到人家了,看到人家了。他们三个在左岸,我在右岸。就像德国奔驰适应不了中国路面,法国凉鞋走在中国河滩上也是严重的水土不服,捱不了多久,马所穿的法国凉鞋就掉链子了,穿不了了。而刘本来就没带凉鞋。他们走在河滩上,时而打了赤脚,时而蹬了登山鞋。因为脚上的装备不同,我们行走的线路往往也不同。更多的时候,沈和我走在一起,都穿凉鞋嘛。不过这会儿,我是一个人沿右岸走,所以也一个人先过去查看引得刘欢呼雀跃的所谓人家。

在右岸临水的山崖下,冷不丁搭了一间棚屋,在暮霭沉沉、细雨蒙蒙的河滩上,是如此的温暖着

作者  | 2009-12-4 10:19:55 | 阅读(19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四日三夜:第二日

2009-9-26 16:38:17 阅读197 评论1 262009/09 Sept26

 

13

你们猜,我把鸡蛋藏哪里了?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,一个你们无法想象的地方——马向我们保证,鸡蛋不会碎掉的,每个人都有煎鸡蛋当早餐的。但我们说,我们没有煎鸡蛋当早餐不要紧,鸡蛋碎了其实也不要紧,顶多白背了一路,要紧的是鸡蛋碎了,蛋清、蛋黄到处流,流得帐篷、衣服什么的都粘乎乎,弄也弄不掉。放心,不会的,到时你们就知道了。为了能有煎鸡蛋当早餐,我们的行囊里还装了一瓶优质色拉油和一瓶黄豆酱油,如果鸡蛋碎了,还要连累这两样东西也白带了。所以呀,马,你背上的鸡蛋呀,碎与不碎,关系重大。一路上,我们已经表达过对鸡蛋的担忧和期待了。但担忧蛋清、蛋黄到处流其实不那么真诚,期待有煎鸡蛋当早餐才是真的。

作者  | 2009-9-26 16:38:17 | 阅读(197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登录  
 加关注